主页 > 新能源资讯 > >四环生物新能源项目遭“贱卖” 神秘小企业蛇吞
四环生物新能源项目遭“贱卖” 神秘小企业蛇吞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时间:2019-02-14 18:45

  究竟因何而败“主要是综合考虑宏观环境,结合公司实际情况,毕竟该项目一直没有投产,更谈不上盈利。” 12月3日,四环生物董秘周扬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其此次出售持有的新疆全部股权的原因时称。

  据四环生物公告显示,新疆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20万吨/年煤焦油制备清洁燃料油工业示范工程”项目(下称20万吨项目)目前处于停工状态,由于近年国际油价持续下降,在今年更是创了近六年新低,严重影响了项目前景。

  时间回到五年之前,举巨资收购新疆之时,四环生物应是没有想到其有关投资所带来的却是如此黯然的结局。

  2010年12月,四环生物以1.5亿元投资新疆,投资股权比例为44.12%;2011年6月,四环生物全资子公司四环投资分别与北京大河之洲集团有限公司和太原天海恒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海恒达)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以5000万元和4000万元的股权转让价款,收购上述两家公司分别持有的新疆14.85%和12%的股权。

  但是,从收购资产有关财务数据正式并表的2011年开始,新疆就一直处于亏损中。四环生物2011年年报显示,新疆当年实现营业收入0,净利润-653.04万元。截至2011年12月31日,新疆总资产为31114.17万元,净资产31091.75万元。

  周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新疆连年亏损的主要原因,除了建设施工受到当地气候的影响,更是受困于建设资金的紧缺。

  “之前立项是2.78亿元,后来增加到4.5亿元,等于增加了近3亿元,公司一下子没有那么多资金投入,具体的情况我们都在公告中披露了。”周扬坦言。

  在新疆环保厅2011年6月30日出具的《关于新疆20万吨/年煤焦油制备清洁燃料油工业示范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中显示,该工程总投资27753.49万元,其中环保投资2173万元。

  四环生物2013年2月的一份公告显示,上述20万吨项目此后增加了投资规模,项目投资总额达到4.52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四环生物2012年货币资金仅为1.96亿元,不足以支持20万吨项目的建设。

  于是,四环生物于2013年启动非公开发行股票计划,拟以每股3.03元向当时第一大股东广州盛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盛景)发行股份募集资金4亿元,以对新疆单方面增资的形式投向“20万吨/年煤焦油制备清洁燃料油项目”和补充新疆流动资金。

  “(四环生物)20万吨的煤焦油项目炒作的可能性比较大,河南那边当年上马的就有一百多万吨煤焦油项目,”上海一位PE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是对那个项目没有信心,二是觉得四环生物背后的水太深,不敢进去玩。”

  四环生物公告显示,新疆2015年前10月未实现营收,业绩亏损1.28亿元;因此,在此次有关资产转让的公开信息中显示,以2015年10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对新疆采用资产基础法评估后的总资产为8097.65万元,总负债为6550.73万元,股东全部权益为1546.93万元,增值357.49万元,增值率30.06%。

  但在四环生物2014年年报中显示,采用收益法对新疆全部权益价值的市场价值进行评估,评估价值为1.4亿元。10个月之后,新疆的价值缩水近1.25亿元,这又是为何呢?

  周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估差异是因为根据公司发展战略,“两个时点经营环境发生了变化,评估假设条件不同。”

  值得注意的是,新疆的另一方股东天海恒达并没有表示放弃优先受让权,那么,以1100万元就接走了新疆70.97%股权的江阴亚通又是“何方神圣”呢?

  公告显示,江阴亚通成立于2015年7月24日,注册资本为50万元,法定代表人和唯一股东是赵俊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的工商资料发现,江阴亚通12月2日才在其经营范围的变更中加入了“煤炭、煤焦油的销售等”业务。而同日,江阴亚通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则是由赵金才变更为赵俊才。

  “赵俊才和我们没有任何关联关系。”周扬明确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至于50万公司如何开发4.5亿元项目,他表示并不清楚。

  还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资产评估报告书,四环生物对新疆在建工程等项目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将减少归属于四环生物2015年度净利润9114.33万元,减少2015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6468.44万元。尽管转让新疆70.97%股权能够获得1100万元收入,但是对于今年前三季度亏损462.49万元的四环生物来说,2015年亏损几乎已成定局。